禁断的祸国菜花儿

会写一点点糖的菜花面馆老板。

常春

#王者荣耀狄芳
#ooc慎 不会写be干脆发糖

  天气转暖,长安城也隐隐现了一星半点绿色。房檐上雪水化了,滴滴答答的在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小坑,汇成小小溪流。
  李元芳蹲了房檐下看门口冒出来的草芽,长长围巾就拖在地上,不小心沾了水也没甚自觉。倒是从房里出来的狄仁杰心细,脚尖点点地,元芳,围巾脏了哟。李元芳撇头看过去,咋咋呼呼跳起来伸手就拽,甩起一点泥水,刚巧溅了狄仁杰衣服上。
  狄大人眉头一拧,没说话。
  小密探也不自知,捧着沾了泥水的围巾万分惋惜。
  末了狄大人踢他屁股一脚,愣着做甚,去换。李元芳匆匆应下跑回房去,剩狄仁杰自己杵了房檐下,低头看看衣上泥点,嗤一声,拈了帕子擦净。

  长安城近来太平的很,有说书人夸这盛世安康,平安锦绣。
  李元芳随在狄仁杰身后同他巡城,说是巡城,于他而言倒像是出来听听家长里短,比如韩信又偷了庄周的鲲,被抓住了,吊着打;又比如孙尚香把刘备的肥啾送了人,夫妇正闹不和;再比如狄大人……哦狄大人!李元芳耳朵支楞起来,怀着不知名的情绪听他的八卦。
  噫……大人居然用写情书这种老套的办法追姑娘,啧啧啧,就狄大人写公文那个架势,把人姑娘吓跑也是无可厚非嘛……想到这儿李元芳仰脸看狄仁杰,眼神里满是怜悯。
  狄大人真可怜。人生真复杂。
  狄仁杰斜他,李元芳无辜眨眼不再看他。将双手枕在脑后找个惬意姿势继续走路,半张脸埋在围巾里。生怕这条围巾也遭不测,他特意多绕一圈,连鼻尖也遮住。狄仁杰只看得他一双眼眨巴眨巴,神情却是看不清的。

  八卦嘛,就是八婆算的卦。
  李元芳向来算的清楚,你要信他就是真,不信就是假。是真是假并没什么所谓,生活枯燥添点乐子也是极好。从狄大人身上找乐子?李元芳摇摇头,他可不想月底工资又凄凄惨惨戚戚。而且,狄大人……怎么可能。思及此他又想起先前那个偷偷在令牌上刻字的主,嘁——李元芳晃晃脑袋不再想。
  回程一如平常,狄仁杰偶尔问句元芳,你怎么看,李元芳内心腹诽自然是用眼看,面上却是正经回答。路遇点心摊儿,挑拣几块让人打包,掏兜付钱却犯了难。他掏遍衣兜发觉自己,没带钱。
  遂瑟瑟缩缩开口,狄大人……
  ……。狄仁杰瞥他,掏出钱付账。
  李元芳笑得灿烂,多谢狄大人!狄仁杰淡淡回他,不谢,从俸禄里扣,元芳怎么看呢?那双笑成月牙的眼睛就弯不住了,满是委屈。狄仁杰心情大好,伸手摸他耳朵。大人说笑的,做什么当真。
  李元芳怀里搂着点心,抖抖耳朵。真想告诉狄大人这样好痒啊...算了,看在点心的份儿上,摸,便摸吧。

  天色开始暗淡的时候李元芳抱着点心上了房顶,初春的夕阳还有些遥远,微微柔和的光笼着落日,而暮色里的长安城繁华沧桑。一时心血来潮,他横着身子仰躺屋脊上,脸对着夕阳。伸手去捉落在脸上的光。
  春天啊……快些来吧。
  李元芳微微笑,阖眼浅眠。很久之前的他也是这样的,倒吊在树上,一边嗅着植物清香一边看着人来人往。长安城很繁华,从不缺一腔热血报效国家的少年,也不缺杨柳岸的风花雪月,缺他吗……狄大人……缺吧?李元芳骂自己一句矫情。耳朵耷拉下来,看起来十分失落。
  狄仁杰爬上房顶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身材小巧的少年横躺屋脊,围巾乱七八糟散着,胳膊盖在脸上,身子还一颤一颤的。
  元芳哟,你这样子怎么看?狄仁杰捉住他手露出脸来,笑嘻嘻地逗他,密探都是这样看夕阳……的?被人满脸泪水惊到,呼吸一滞,连刻意轻佻起来的尾音都变了调。
  ……用眼看啊还能怎么样。狼狈的样子被人看到,李元芳十分脸红,手忙脚乱坐起身扯过一旁围巾擦脸。铃铛叮铃铃响着吵得他心烦意乱,偏巧那狄大人最不看事儿,目光灼灼盯着他看。

  哭什么?没什么。
  那你哭是做甚?想哭就哭咯。
  怎么,这回不怕扣你月俸了?狄仁杰往前凑了湊,伸手摸上李元芳脑袋,好生顺毛。
  狄大人也不过这点本事,动辄克扣俸禄,好一个京城的治安官。李元芳虽带哭腔,话却说的刻薄,见狄仁杰来摸他头,甩甩脑袋着实不想理人。
  李元芳,你这小混账。个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狄仁杰也不再哄,甩下一枚东西,道,你若是又想说了,过来找我。
  小密探梗着脖子,不去又怎样。
  过期不候。狄大人一字一顿说的清楚,不急不缓下了房顶回屋掌灯。
  他就料定那小东西会来。以是李元芳站了他跟前的时候毫不吃惊,手肘撑在桌上身体前倾就差鼻尖碰上对方鼻尖,笑弯了眼睛,决定讲了?
  李元芳后退一步把手里物件放了桌子上。大人这是何意?
  桌上,是一枚令牌,又有点不同,本该写着令字的地方刻了一只耗子。大耳朵,还裹着长长围巾。
  狄仁杰挑眉,就这个意思。他忽然起身绕过桌子,伸手揽了身前的小家伙,另一手戳了戳他脸。别急着跑,听我讲。
  先前你看到那位,我狄仁杰,誓为其效忠,一生鞍前马后护她河山,又怎敢生不端心思。
  那…那你为什么……话未说完给人伸手抵了唇。
  狄仁杰笑着看小密探,京城的治安官心悦他的小密探,不辞劳苦处心积虑终于得手。这可是秘密,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也学了他家大人的样子微微笑,大人,元芳不看。言毕他踮脚,蜻蜓点水落下一吻。
 
  庭院里又生一片春意,催动暗夜里花草匆匆生长。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