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断的祸国菜花儿

会写一点点糖的菜花面馆老板。

【yys】鸢尾

#骨科 攻受无差
#ooc有 私设有
#食用愉快

  暮色四合,倦鸦归巢。
  枯树下一人独坐,依着漫野彼岸花,长镰斜插入干涸土地,指节敲击镰身铮铮作响。
  奈何桥上亡魂照旧是往来熙攘的,目光呆滞只知道机械动作,一碗汤水,忘平生。

  想他也该是那般模样,敛袖颔首,唇齿碰着碗沿儿,尔后仰起好看脖颈一饮而尽。温文且洒脱,随着那些个引路的入他的轮回。
  鬼使黑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拂衣上尘土,唇角挂个笑,自觉怪难看的,他就把笑容隐了去。轻巧勾了长镰,归去。

  那不苟言笑刻板的可以的判官曾给他薄薄一纸片,几个字,是那人这一世的名儿。
  鬼使黑瞥一眼,记得是葱茏草木。问小妖精讨了几粒花种,妖精说是那花儿叫鸢尾。鬼使黑一琢磨,也成,生的跟鸟尾巴一样还怪有意思,笑嘻嘻谢过了,也不待小家伙解释完毕就揣着花种回去冥府,拣个花盆种上。
  隔几个时辰就去看看,哦,没发芽。再过会儿,哦,还没动静。鬼使黑很惆怅,他觉得这花儿太不听话,怎么就…不发芽呢。

  去人间的时候还是没忍住,看他一眼。
  是几百年之后的现代都市。富庶家庭,他引以为傲的弟弟穿着干净衬衫,和别家的孩子一样,过着安稳生活。鬼使黑双手环胸歪在小孩上下学必经的路上,看着那个沉静如水的孩子背着书包从面前经过。
  有几次他想伸出手,终于还是作罢。
  小孩突然停下来,他觉得心跳漏了半拍似的,然后那孩子语气疑惑。啊啦啊啦,好像被什么在看着一样。心有灵犀似的,孩子清澈的眼睛看向他的藏身之地。然后嘴角勾起浅浅的微笑,真是……笨蛋啊。
  留下鬼使先生陷入突然的慌张,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他蹲在地上,直到一个包子炸开在头顶。
  小孩站在他跟前,喂,鬼使黑,回去吧。事实上,我是说我现在,过的还不错。
  鬼使黑愣一下,打着哈哈说还真是不可爱的性格居然这么残忍的拆穿兄长爱的守护呢。后来是落荒而逃,也忘了那个孩子在说什么,甚至都来不及去问为什么他还记得。不是说入了轮回都得喝孟婆汤吗。
  他走的太匆忙,只来得及记下路边算命先生说一句长相思兮长相忆。

  地府的日子是过的很快的,死物感知不到时光流逝,日复一日的机械循环,引魂,战斗,长镰上不知沾多少鲜血。或力竭声嘶或中气十足的号喝也不知听过多少,都跟耳旁风似的。
  他就记得一句,长相思兮,长相忆。
  直到那天,孟婆跪坐在牙牙身上,低首拨弦,铮铮清响仿若敲了那鬼使心口。
  鬼使黑大人,听说忘川畔出现您的继任者了呢。您瞪我做什么,是不是他,不如自己去看一眼——再者说,这本就是您的职责所在吧。
  欸?跑的可真快呢,比牙牙都快。

  他终于跑到忘川畔,被白衣胜雪的青年抬眼上下打量,许久才启唇言语。
  兄长,这么急躁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可是说过会回来的。
  情潮翻涌,自觉可平山海。他跨前一步,恶狠狠将人拥进怀里,余下言语被悉数箍进拥抱里。相顾无言,彼此感受对方颤动身躯。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小姑娘睁大双眼看着花盆里一抹翠色。
  哎呀…鬼使黑的鸢尾,发芽了呢。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