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断的祸国菜花儿

会写一点点糖的菜花面馆老板。

【yys】画眉深浅

#黑白骨科
#日常甜饼

鬼使黑。
他唤一声,素好抿着的唇几下开阖,末了贝齿抵上下唇,还带一丝气音。
不是要替我上妆吗?怎还不开始。
入目是一双赤色的眼,幽幽深深看不见底。鬼使黑眯眼又看他片刻,方才抬手替他将被风吹乱的白发掖到耳后,指尖触到人小巧耳垂终是忍不住轻捏两下。
弟弟可真好看。鬼使黑说。

鬼使白置于膝上的手几次欲抬起又放下,终还是同他人一般沉静下去,手指舒展开成一个舒服姿势。
被对方悉数看进眼底,忍不住的调笑一番。你啊,还是这般正经,都不肯唤声哥哥来听…哎别别别弟弟别动坐好我要给你上妆了!
惯使长镰匕首的手里攥几根笔和纤小毛刷,纤细得过了分。请椒图姑娘帮忙买来的胭脂水粉放在身侧桌上,思忖片刻,一边暗自骂着真是麻烦又觉得如果对方是白的话其实是享受吧。他用小刷子蘸些红色脂粉,于腕上轻磕几下待浮粉落了方往人紧闭的眼畔描画,身前人肤白
似雪,那抹红色就愈发鲜艳起来。
应是早梅逢落雪。

那人眉睫颤动,似蝶翅轻展。自诩是兄长的鬼使握着小刷的手,也是颤的。他撇撇嘴,笑自己没甚出息,低眼寻那盒胭脂——椒图说涂上会显气色。
认真端详面前那张严谨端肃的脸,手下动作却是不停的,沿着人颧骨扫几下薄粉,几近苍白肤色显出些红粉色来。都不肯让我好生看看,也不肯…有个稍放松些的神情。

想着弟弟还未睁眼,做些什么他大抵是不知情的。
于是他落落大方抬手抚上人眉心,方要动作即对上一双沉沉的眼。
于是讪讪收回手去。
收回前言,鬼使白大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警觉呢。鬼使黑懒散笑笑,哎……可别动,妆还没好。
鬼使白便依言沉默,由着他舒开不展眉头,衬着坐姿倒有几分乖巧意味。

只是还是等不得的,忍耐再三又问一句可化好了?
再等等,随话语一同的是递与人的红色纸片,抿一下?
嗯?
对。
他接过去那片红纸,凑到嘴边,抿一下,没甚血色的唇便明亮起来。红艳艳的,像是新嫁娘。好看的很,眼前的人就生点儿端倪心思,弟弟我也想涂那个。他便递纸过来,带点儿询问意思,被人将手指连带红纸一并握住,那明艳色的唇也被啄一口。

得逞的鬼使洋洋自得,蹦跳着躲开袭来的魂幡,不懂了吧,这样涂才好看呢。
余下半句他压在喉头,跳出老远去偏头看着白衫的鬼使。笑嘻嘻的想。

多像是,新郎官亲了新嫁娘呀。

评论(1)

热度(17)